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

黃昏就該是這種色調


副標:老媽手藝太好不見得是好事。

莫名的學期過一半了...

休息兩星期,期中地獄再次輪迴。

(此篇又再討論吃飯...)

(敘述有點跳越了...)





台南我想最不缺的就是吃的了吧(隨便找就有24H的小吃店,一群人半夜不睡是怎樣= =ll)。
儘管再怎麼便宜大碗,儘管再怎麼選擇眾多,忙碌的生活中,吃頓飯為的是飽足,吃的很趕是為了趕時間,總覺得沒有機會坐著,伴著凝滯的安靜,獨自一個人的微冷,面對手中的白飯,用一個漫長的夜晚去記下它的溫度、它的蓬鬆、抹在飯粒上的醬汁的鹹度,把家裡的味道通通濃縮在味覺裡,用味覺引惑你回鄉的衝動;把家裡的溫度傳導進你手裡碗筷,用觸感牽引你回憶的方向。

這些天又開始難眠,老是叨念著枕頭的角度不對,棉被的觸感不對,就連空間都感到緊迫,偷偷的窩在丘丘的胳肢窩裡想減輕頭痛的不適感,天花板的燈光是異常鮮明。

刈包(老是要我叫他綽號可是老改不了口)要我乾脆把家裡整組寢具搬來算了。我想過,也曾打包好過,只是最後又將伴了18年的小藍被(天知道我多想把他當嫁妝陪我進夫家orz)放在家裡,那是他該待的地方,我要他保持記憶裡的柔軟以及溫度,我要以這樣的藉口說我想回家。

>>

星期五回家後,騎著單車在外面晃些時間,買了顆肉包(台南的肉包總是包香菇跟蛋黃...害我找不到好吃的肉包店),邊騎邊吃的晃回家(很久沒邊騎邊吃蛋餅了,這是特技)。

每次回屏東總是忍不住要讚嘆:對對,就是要這樣,車子少少的,馬路寬寬的,紅綠燈是參考用,心情好想過馬路就直接橫著走(喂!!)。

在路上還看到國小生不曉得是腳有病還是腳踏車酒醉,一路以非常詭譎卻自以為很屌的方式蛇行。這證明了大馬路上的車子少到一種你蛇行也沒人撞你的程度(亂講!!)。

回家的時候有點晚了,想睡覺可是不想錯過晚餐,只好坐在電腦前宅著。看了看時間將近5點就被老媽催促著去洗澡,心裡冷汗,想說這麼早就要洗澡,頓時間忘了家裡的生活習慣,在宿舍都是快睡覺前才洗,免得臨時要出門回房又一身汗,差點忘記晚上出門沒地方晃,除了五分鐘遠的7-11永遠為你敞開大門,其他的店家老早就歇息了。

經過廚房就可以聞到香味,該死,老媽的廚藝總是這樣令人生氣,害我不回家不行。

滷肉裡面的醬油配飯真是超絕配,心中os:就是這個味(好想拍桌,形象形象阿大姊)。

之後很睏一躺在床上就睡死了,連我弟跑來我房間玩電腦我都沒知覺,半夜醒來有點餓跑去吃點豆腐乳,鹹到好處是需要白飯跟豆腐乳的比例混得剛剛好,然後又開始念念著小時候窩在阿嬤房裡偷吃東西的時光......

>>

在火車上闔眼聽著JJ的醉赤壁。

確認過眼神,我遇上對的人,我策馬出征,馬蹄聲如淚奔,石板上的月光照進這山城,我一路的跟,你輪迴聲,我對妳用情極深。

向前邁進的速度感,光線明亮陰暗交錯印烙在眼簾,有一種時空的穿越(像哆啦a夢那樣),想著:就這樣一直往前,到哪裡都無所謂。
所謂的輪迴是不斷的在圈裡循環,在時間上卻是不斷向前。

那麼就這樣一直向前吧,到哪裡都無所謂,遠離你,接近你,我還是在圈裡。(唉,好文藝!)

>>

回家,不曉得是為什麼,今天的黃昏帶著微弱的橘白光,沒有日劇裡那樣深重帶著愁思的顏色,黃昏的顏色摻了些灰色調,不一定很溫暖,也沒有刻板的憂鬱,一種輕微的疲憊感,它要你早早進入妳期待已久的好眠。

>>

有本書上寫著:離開,是為了再回來。

如果不走,我想......

1 則留言:

少言。 提到...

或許你就永遠學不會「回來」的珍貴。